配资公司靠什么赚钱

以前,我从未惶恐过这个男人会老去,仿佛他本应该就是记忆中的样子——高高的、瘦瘦的、军人气概,威武中裹着温柔,用他粗大的双手抖去我成长中的“灰尘”。

直到现在,我也不愿意去承认他快到60岁,快成为老年人这个事实。毕竟,他依旧“健步如飞”“英姿飒爽”。我偶尔也会和他开玩笑“都快60了,走起路来还像个小伙子。”的确,他身体一直还算不错。

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留给我非常严肃的印象,仿佛他本来很单纯的玩笑透过那张面孔反射后立马成了“教条”,他笑了,我却丝毫找不到笑点。记得上小学时,有一次数学考得不好,卷子要家长签字,我知道,暴风雨马上就要来临了。不错,父亲看到分数后,把卷子撕成了两半,然后严厉地指责声贯穿到我的耳朵里。那个时候,我怕极了眼前的这个男人。他太过威严,仿佛一靠近,连我的呼吸都无法自由进出。现在想来,以前在父亲手中挨的打和责骂竟变成了现在记忆中最宝贵的财富。没有他的鞭策,我想也不会有现在的自己。

记得那年公务员面试时,父亲一晚上都没有睡熟,他左右翻身的声音让在隔壁房间的我也能清晰地听到。那天一早晨,父亲陪着我早早就赶到了面试地点。记得那天早上天空下着细雨,灰蒙蒙的,他问我有没有带水杯?没有,我说道。他直接冲出校园,随后,他给我买来了杯子,里面还有热乎乎的水。我看得出来,他比我还要紧张,脸上夹杂着担忧和期待的表情。“我先走了”,他淡淡地留下这句话。我向他招了招手,那一刻我不知道如何去描述内心的挣扎。我只是不断地提醒自己,加油!不能让他们失望。结果,我的确没让他们失望,我成功了,我拿到了高分!我高兴极了,我像个孩子考试成绩拿到一百分恨不得立即给亲人报喜一样,飞奔到了家里。“我成功了!”当我兴奋地流着眼泪告诉父亲时,我看到他眼圈晕染了一圈的红色。就这样,这个男人的温柔和善良总是无声无息地陪伴着我。我还很清晰地记得他说那句话的神态:“以后,我们一家人又能在一起了,不分开了。”他开着车,幸福又自豪。

今天,我给父亲买衣服的时候,父亲说到他胳膊疼,怕是扭着了。他试衣服的时候非常小心翼翼,这让我瞬间鼻头一酸。现在,那个曾经老爱教训我,呵斥我的男人也停止了他的“演讲”,随着我工作的忙碌,现在,回到家吃完饭,我便埋着头写东西,而他和母亲则在卧室看电视。就这样,成长硬生生地把我提到了“大人”的岗位上。我要为未来搏斗,而我的父亲母亲却在一天天变老。

我最怕听到父亲母亲哪里不舒服的消息,最怕看到他们的头发里又多了一抹白色和眼角刻的越来越深的皱纹,这些都让我觉得岁月的残忍是人力无法阻止的。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快我的努力,让他们对我的期望在实际轨迹里得到前进,预留出更多的时间陪他们度过晚年时光。

父亲像是一本书,年幼的我常常读不懂他,直到我真正长大了,懂得什么叫爱的时候,再重新打开这本大书,才能读懂父亲的那颗真诚的心,读懂他对我的期盼。

责编:张晓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