配资公司的风控

初春四月,因姻子邀请,我手挽患病的妻子,做了此生最难忘的一次旅行。把此次不同寻常的旅行,称为一次生命的顽强搏击实际上也不为过。

尽管这样的旅行在以后也有可能会变成平常,但在此生中,也许这是最值得记住的一次壮举了。生命在于运动,出去走走看看,对妻子的康复有益,也可以说是对患病妻子大半辈子辛辛苦苦的一种安抚、慰藉,对我而言,是一种视野的拓展和思维的远放。何况,妻子从来没坐过火车,我从来没坐过飞机,这都是第一次。

此行的目的地是舅子一直落脚的城市——河南洛阳。既然有亲人的等待,做这样一次旅行何乐而不为呢?

洛阳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之一,是隋唐大运河的中心,是十三代王朝的建都之地,是中国的牡丹之城。到那里去,观赏的景点较多,其中最吸引人注意的还是牡丹园里婀娜多姿、风韵卓越的各色牡丹。尽管走得腰酸腿疼,某些时候显得那么狼狈不堪,但还是乐此不疲,流连忘返,左瞧瞧右看看,摆弄姿势,照片拍了再拍,并在朋友圈发了再发。

洛阳不愧是牡丹之城。无论走到哪,眼前都是牡丹叶的茂盛,牡丹花的绽放。小商小贩不仅出售印有牡丹的衬衣、扇子和逼真的塑料牡丹花,更有画牡丹花的民间高手、摆摊的男女商家,一个个在众目睽睽之下,随便涂抹几笔,就能涂抹出几朵令人羡慕的牡丹花来,在阳光下尽显美丽。

临窗而立,眼前是鸟鸣花香的景致,我和妻子两天游览一个景点,悠然行走间选择下一个要去的地方,就这样,我俩从四月的明媚,悄然走进五月的热烈。

到了洛阳,必要去嵩山少林寺看看的。年轻时代曾看过电影《少林寺》,在夕阳余晖时刻,我总想着有机会一定到嵩山少林寺走走看看,放慢脚步听听少林寺的晨钟暮鼓,还有那清亮悠扬、此起彼伏的梵音,为病中游走的妻子祈求神灵的护佑,也让自己的灵魂来一次至真至善的沐浴、洗礼。十多年前,我曾在兰州的五泉上山听到过那种穆然美妙的声音的绝唱,那种声音环山缭绕,直到今日还在某些静坐入睡的瞬间,依然泛涌在脑海、耳旁……

和妻子是拼车去的。一起拼车的还有一男一女。言谈中得知,女的来自吉林省,男的因为一路上只盯着车窗外,没说一句话,所以一切不得而知。靓丽的女司机十分健谈,综合旅游知识面很广,一路上和我们说说笑笑,介绍了不少有关洛阳、登封、郑州的人文景观、逸闻趣事,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。临到终点,女司机一再嘱咐我们,到了景区,尽量不要买东西,也不要买吃食,说是“黄鱼很多”,实在要买,必先问明价格,以免上当。我不懂“黄鱼”一说,她耐心解释:就是指那些坑蒙骗的奸商。

我曾经工作、生活过的地方,河南人较多。由于一种长期的观念,人们对河南人的影响不那么好。但这次在洛阳行走的日子,让我的观念有了很大改变,处处感受到河南人民的诚信、实在、宽厚、大度以及较好的素养。有好几次,我搀扶着妻子过马路,我们停在马路中间,却听不到喇叭声的催促,我用手势示意让减速的车辆先过,而司机探出头来,微笑着要我们先过,并且目送我们安全到达马路边沿,才开车离开。

多年前和女儿一起,曾几次路过河南,而今畅游在中原的太行山脉和黄河岸边,感觉迥异于大西北的高山群峰。这里叠嶂的山峰,苍翠欲滴、幽雾朦胧,置身其中如入仙境,嵩山,自然也不例外。

据资料,中岳嵩山是我国五大名山之一,有诗经曰“崧高维岳,骏极于天”。地处河南登封市西北部,西邻古都洛阳,东临古都郑州,属伏牛山系。分为太室山和少室山。太室山三十六峰,以其主峰“峻极峰”峻极天下所著名,少室山以少室武林武功驰骋中原。嵩山以峰奇、路险、石怪、景秀而吸引着大波游客。

按女司机友好的提示,我和妻子首先排队前往武僧表演少林武术的武馆。武馆不大,每次表演也就三十分钟。想着表演前女主持的开场白,和所谓的书法名人现场挥就就以三百元拍卖的书法作品,以及后来的武术表演,我心里十分失落。难道少林功夫就是这样的吗?我所看到的表演,怎么也和心中期望联系不起来,是那么的格格不入。

走出武馆,别人大多走进了“老家礼物”。我因为不想买东西,慢慢搀扶着病妻四处找出口,但是转悠了几处,都是走进了死胡同。不得已,只有向他人问路,路人环顾四周,再一次指向“老家礼物”。我已经两次走进去过,那里面是营销千奇百怪的礼品的商场柜台,那里没有我要寻找的出口。路人纳闷了一会说:那就是出口,你耐着性子沿着柜台七弯八拐,就能出得去。

默然站立在少林寺古老的松树下,耳边传来附近讲解员的解说,从而得知眼前的两棵老树,一棵浮空摇晃枝梢已有1500年历史,另一棵也走过了一千年的悠悠扬扬。其中一棵,说是树梢有着两种颜色,但我怎么变换视角,还是没能看出另外的颜色。想必我眼拙,无法慧眼识别,实在看不到异样的、充满灵性的枝梢。

面对林塔,想到五乳峰的达摩洞里,面壁九年之久的菩提达摩及达摩面壁留下的影石,我只有长久伫立,并且长久沉默。不知历经火烧和兵刃劫难的嵩山少林寺,在违背了佛的普度众生的本意之后,那树上缀满枝丫的金黄的铜钱,还能摇上多久?那穿梭在闪光灯之间的僧人,还能在佛灯前背诵传承下来的经文吗?

既有风光无限的景区,一方政府便要很好地开发它、利用它,以此来发展经济,给当地百姓带来实惠与福祉;同时,又能弘扬佛法,弘扬真、善、美,这是一种必然,也是一种需要。但,有开发,定会有破坏,在另一个层面上会对自然原生态造成破坏。在很多地方,只要有人涉足,就会对美好的原生态造成破坏,也扰乱了一方宁静,这对以“清修”为本的佛家寺院来说,想必不是一件好事。

从百度阅览知道,一波三折的少林寺景区动迁完成后,扩大了数十倍景区,实际上属于少林寺管辖范围的仍然只是六十亩土地,寺庙围墙之外的经营权在地方政府手里。像少林武术馆这些看上去与少林寺“同宗同源”的建筑,其实与少林寺本身并无瓜葛,甚至与少林寺一桥之隔的“十方禅院”也已沦为某些人的私产。当游客在这些地方受了委屈自然会把不好的印象记在少林寺头上,少林寺的千年声誉就这样被慢慢耗损……少林寺掌门人一面在推进着时代的商业步伐,另一面又在极力维护着宗教的本性。不知它最终会走向兴盛,依然香火袅袅,还是走向衰败,被商业化所吞噬?作为一名游客的我,实在不得而知。

游走在山水间,我满心快乐,并对这片土地充满深情。面对少林寺的蓝瓦红墙绿荫,总有那么一点难以名状的失落与遗憾,唯愿嵩山五乳峰脚下的少林寺和那白马寺一样,始终能拥有一份幽禅的纯粹,佛教的本色。有武功盖世、天下第一的魂魄,给游走的世人留下一份慕名而来、向往一生的美好,在千百年后的今天,让它依然是心灵回归自然的圣地净土……

责编:张晓宏